一位患者在中国急诊室的三次真实经历

2016/10/14 15:42:28 0人评论 6582次浏览 分类:健康教育

 不知道小编能不能看到,我想讲几件我在中国急诊室的真实经历。之前好像某个明星老婆深夜凌晨打狂犬受到冷对待发到微博抱怨,引发一群人不满,看到最近今晚报发的几个国内国外医疗的微博。我想讲讲我在我们这个不到三线末小城市急诊的真实见闻。

    希望你们能有机会驳斥那些一叶障目的人。

    作为普通人我进急诊次数很少,总共三次,两次深夜,一次白天。

    第一次,深夜,急性肠炎,大学时期,当时担心自己阑尾炎怕的要命,结果被安置在过道的病床观察半小时,半小时也只是刚开始摁了几下肚子,然后安排到输液室打了吊瓶。那时候的我觉得,医院果然啊,坑爹的地儿。

    第二次,白天,外伤磕在下巴。一只手接着滴下来的血排队,是的,白天急诊就是这么忙,比如我前面一个,小孩发烧,大夫观察并无急症后,让去儿科,家长不依不饶,非让看了,后面有个大姐肚子疼,一直在不停的催,我虽然也急,但我觉得,都是急诊,谁比谁急啊,比不着,我回头看她,我说,大姐,你看谁不急?这是急诊,来的没有不急的,您急也等等吧行吗?

    那大姐看着我这一下巴一手的血,没再说话。大夫一看我这个伤口不大,给块消毒纱布摁着,说急诊这边没有闲着的大夫,让护士问了哪个科室还有能缝针大夫闲着的,让我自己去了。我就一手血的满医院自己溜达着缝完了。

    哦,最后给我缝的是个牙科大夫。

    那时候我觉得,医院,果然也就是个服务的地儿,还是靠自己。扯什么救死扶伤。

    最后一次,是我真正改变看法的一次。

    深夜,手被门夹破了,两公分半伤口,差点见骨。火急火燎去了,大夫看了一眼,让护士帮忙稍微冲洗下,开了破伤风,交了各种钱,然后我拿着我的破伤风,回来,再也没有护士医生理我了,就一地血坐在过道的凳子上等啊等啊。

    我后来觉得怎么这样,我这一地血呢,怎么就没人理了,问护士也说,你等等。这什么啊,怎么的,交钱不管了。跟那个明星妻子当时的感觉一样一样的。

    直到我忍不住,去急救室门口,看啊看,我想看看大夫都哪儿去了,凭啥没人管我。

    然后就是我现在都难以忘记的画面……

    一个年纪一看就十五六的姑娘,血肉模糊的躺在床上,脖子以诡异的角度歪着,我一个外行人,都知道,这姑娘……恐怕脖子已经断了……这么惨烈的画面,当时对我的冲击是很大的。

    急救室一片繁忙,我被冲击的蒙了,就在那愣了一阵,我不知道几分钟,但闹清了急救室两个车祸的,一个跳楼的,就是那个姑娘,一个酒精中毒的。

    姑娘的母亲后来到了,嚎啕大哭,我有点受不了就回了走廊去等。

    太惨烈了,我一个姑娘真的没法看下去……后来有个初步判断急性肠炎的,也在我旁边坐着,

    护士暂时没有临时床位,说一会儿过来给他打吊瓶,他家属等了十五分钟开始催,我有点受不了,就掀开纱布,本来摁住大动脉不留的血,哗一下又涌出来,我说,你看,谁不急呢?你也听见那边的哭声了,咱俩这样的都在这坐着呢,你觉得里面干嘛呢?斗地主呢?里面那都是一条命的事儿。能忍你忍忍吧,我也忍着呢。

    后来,终于,等来了,缝针的医生,我没忍住,问了问,我说,那个小姑娘,活下来了吗?那个医生啥也没说,不自觉的叹口气,说,才十六岁……我缝针的时候,看着他一白大褂的血,都没怎么感觉到疼……

    我不知道那个明星妻子深夜打狂犬到底得到了怎样的冷淡对待。一度我去医院急诊跟她感觉是类似的,大概活在聚光灯下的人更受不了忽视。可是,我现在是真真实实的觉得,急救室的门里门外,是两个世界,你看到的是大夫不见人,护士急匆匆也不理你,可是,能深夜去急诊的,打狂犬恐怕是最轻的了。

    我不知道一个一线城市的医院每天要面对多少病人,急诊要救多少条命,我看到的一个小小的三线末不到的城市的人民医院,已经如此惨烈。网络上有些人,每天攻击大夫,攻击医院,全凭想象信口拈来,可是,我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真正住过院,去过急诊。就这么全凭想象,抨击着自家一切都不好。医生也不好,警察也不好,教师也不好,我不知道这样的网络环境如果逼的我们的公检法,医生教师,警察再不作为,会是什么社会。国外还有医生是变态杀人魔呢。总是一叶障目,以偏概全,靠想象的美好活着,不可能幸福的。不可能拥有更好的世界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